青杉凉昱

如果真的有人点开了介绍,那么恭喜你,你找到了一个人渣。

【多cp】26个字母

#每个字母都是一个小短篇

#人物属于笛子姥爷,ooc属于我

  

       Abase贬低

  有些人,无论再怎么努力追赶,仍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小蓝默默注视着小绿的背影,再一次这样告诫自己。

  他和小绿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的,但他感觉自己从来没进入过小绿的世界。小绿很照顾他,但小绿对所有人都很好,他是小绿的朋友,但小绿好像也不缺他这一个朋友。

  今天是情人节,很多人都准备了本命巧克力想趁机和自己喜欢的人表白。他看到小绿也准备了,也许亲眼看到小绿和别人在一起,他就能死心了。

  这样想着,小蓝亦步亦趋地跟上了小绿。

  等到脚步声停下来,小蓝跟着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楼梯口,一道熟悉的,因为急促和喜悦而有些结巴的声音响了起来。

  “小、小绿同学,这是我的本命巧克力,希望你能收下!”

  小蓝认出这是他们班班长的声音,平时她就很照顾小绿,小绿也很欣赏她,他们确实挺般配的。

  小蓝往楼梯的角落里缩了缩,等待着小绿的回答。

  “谢谢你喜欢我,但是很抱歉,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”小绿犹豫了片刻,还是选择了直截了当的拒绝。

  “这、这样啊,”女孩的声音还是有些结巴,不过这次是因为哽咽:“没关系的,我以后、以后一定会遇到更好的人的,所以没关系……”

  女孩的话还没说完就跑开了,她的身影很快便消失在了走廊。

  小蓝还没来得及离开,小绿就从楼梯上探头往下看了过来:“小蓝,偷听可不是什么好习惯。”

  “不是!我不是故意的!我只是、我只是……”虽然小绿脸上的微笑和平时并没有什么不同,但小蓝还是感觉很不安,慌乱地想解释着什么。

  “嗯?”小绿发出一个带着询问意味的单音。

  “对不起,我看到你也准备了巧克力,我就好奇想看看你喜欢的人是谁。”被小绿一句话撩的耳朵发热的小蓝低下头坦白道。

  “没关系,我不在意。不过如果你真的想道歉的话,”小绿走到小蓝面前,笑着从口袋里拿出一盒心形的、包装精美的巧克力:“那就请收下我的本命巧克力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小蓝的脸瞬间涨的通红,但却迟迟没有接过面前的巧克力。好像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是真的。

  “没听清吗?那我再说一遍好了,”小绿清了清嗓子,嘴角上扬着重复道:“我喜欢你,小蓝。请你收下我的本命巧克力。”

  

  

  

  

  Banality平庸

  “边境,帮我拿下快递……算了,我自己去。”一维听到有人摁门铃说快递到了,叫边境帮自己拿下快递,可一想到边境那套“普通人”理论……还是自己去拿好了。

  可还没等他站起身,边境就已经把快递拿回来了。

  他这是良心发现了?一维看着手中的快递,疑惑地看了躺回沙发上继续咸鱼边境一眼,还是选择放弃去揣摩边境的想法,回头继续编他的程。

  原以为上次边境肯帮自己的忙只是因为心血来潮,但他接下来的行为却让一维越来越摸不着头脑。

  他不会故意做出味道一般的饭菜,甚至还会根据自己的喜好有所调整,只要不犯法对自己的要求也是有求必应,有时还会主动帮忙,甚至还会纠正他不健康的生活习惯。

  看着边境主动提出帮自己去拿外卖,一维突然意识到,他觉得边境现在的行为很奇怪,但如果作为一个没有自我意识的人工智能,这种行为是很正常的。

  “边境,外卖等会儿再拿!先让我看看你的主程序代码!”一维连忙把边境叫了回来。

  将主程序所有代码仔仔细细检查了一遍,可他无法确定那些主程序自我演化出的内容有没有被修改。

  “行了,你可以出去了。”一维挥挥手让边境先离开,把代码反复检查了好几遍。

  好像没什么问题……而且就算有人能碰触到边境的程序也不知道怎么修改,所以最近的行为应该还是他自己运算出来的。得到这个答案的一维明显松了口气。

  不过还是要尽快弄清边境变化的原因……明天跟踪他去看看?

  

       边境他什么时候认识的蓝前辈?!看着边境和一个绿色头发的机器人进了小蓝家,一维手心开始冒汗。

  如果是蓝前辈的话,搞不好真的能修改边境的程序,而且边境的核心代码是蓝前辈写的,他会因此倒戈也不奇怪……一想到这种可能性,浓浓的嫉妒和不甘灌进了一维的脑海,但他清楚不管边境想做什么,他都阻止不了。

  一维带着这种想法回到了家,看着眼前笔记本电脑发着呆。不知过了多久,他听到了开锁的声音,边境那高大的身影出现在了他面前。

  “边境!”一维身体颤抖着,问道:“你最近为什么愿意帮我,是不是有人改了你的代码?”

  “这是人类面对自己喜欢的人会做的事,有什么不对吗?”边境的语气不带任何情绪波动,“不过按照流程,被发现后我应该和你表白……”

  “不许跟我表白!不许!不对,不许把我当成恋爱的模拟对象!”明白边境的意图后一维直接爆炸,可脸却烫的和刚从锅里捞出来的一样。

  “那我把模拟对象换成蓝……”

  “不行!你还是把模拟设定成我吧!”

  “根据运算结果来看,你这是‘口嫌体正直’?”

  “闭嘴!!!”

我是青杉凉昱,可以叫我凉昱。

喜欢的cp很多也很乱,如果有人关注我请关掉我的推荐,我怕雷到你。

辣鸡咸鱼写手,偶尔开开车、发发糖和刀(根本不甜和根本虐不起来)。同时也是个北极圈常驻居民。

虽然我的文写的不好,但还是请不要在我的文下面刷无关cp或者逆cp,谢谢。(鞠躬)

最后一点,请不要日我lof,这样我会很困扰。

目前能想到的就这么多了,请多关照。

【绿蓝】(lao)死(fu)对(lao)头(qi)

#死对头篇同人衍生
#人物属于笛子姥爷,ooc属于我

用的是kilakila的对话体小说:
点我看死对头日(ming)常(si)互(an)怼(xiu)

【象鹏】暗恋那些事(上)

#人物属于非人,ooc属于我
#短小注意

  “嗝!这么久了,为什么玉子小姐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?”红孩儿打开手中的啤酒,仰起头直接灌了下去。
  “怎么?告白失败了?”大鹏询问道,同时也拿起一罐啤酒喝了起来。
  “算不上吧……唉……”红孩儿叹了口气,看了大鹏一眼,半开玩笑地道:“你应该体会不到这种暗恋的痛苦,毕竟你一直那么受欢迎。”
  大鹏拿着酒的手一顿,半醉的红孩儿也没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,和桌上的酒开始了新一轮的搏斗。
  盯着手中冒着冷气的啤酒发了会儿呆,大鹏仰起头将剩余酒液灌入喉中。
  他不是不懂暗恋一个人的痛苦,相反他的体会比红孩儿更加深刻,因为他暗恋的人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
  
  那年的非都格外的热,热的可以把人烤化了,可他却被狮妹强行从空调房里拉出来浪,说是要庆祝白象从高中刑满释放。
  从没喝过酒的大鹏很快就败下阵来,用手遮住眼睛,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。夏季微风带来阵阵热浪,让本就不清醒的精神变得更加疲惫,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:
  “大哥,你高中三年到底有没有……嗝!……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?”狮妹打着酒嗝,道:“反正你都毕业了,就告诉我呗,我这次真的不会说出去的!”
  这次白象没像往常一样用折扇敲着狮妹的头然后拒绝,而是难得有了沉默,片刻后发出一声轻笑,回答道:“有啊……”
  至于后面的对话,等第二日大鹏醒来后却是怎么都记不起来,而狮妹居然也一反常态的为白象守住了这个秘密。
  
  啤酒一罐接一罐地入肚,桌上堆起来的空罐也越来越多,在酒精的作用下,一些平时绝对说不出口的话也趁这时冒了出来。
  “我到底是哪根筋出了问题才会喜欢上你这个混蛋,不就是长的好一点、智商高一点、性格也还过的去……”
  “明明你都有喜欢的人了,为什么我还是喜欢你,真的是……丢死人了。”
  “啊啊啊!烦死了!”大鹏把手中已经空了的啤酒罐随手一扔,正要开下一罐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先他一步夺走了手中的酒。
  大鹏转过头,想说的话在看清身后人相貌的那一刻堵在了喉咙里。
  “鹏,好久不见。”白象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,手上还拿着一罐还未开封的啤酒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