漠烟如织

平林漠漠烟如织,寒山一带伤心碧。

如何让一个人成长起来?让他死一次,或者让他心爱之人当着他的面死一次。

我是漠烟,除去极度的自私自利和厌世,我应该能算是个普通人?

【象鹏】暗恋那些事(上)

#人物属于非人,ooc属于我
#短小注意

  “嗝!这么久了,为什么玉子小姐还是不明白我的意思?”红孩儿打开手中的啤酒,仰起头直接灌了下去。
  “怎么?告白失败了?”大鹏询问道,同时也拿起一罐啤酒喝了起来。
  “算不上吧……唉……”红孩儿叹了口气,看了大鹏一眼,半开玩笑地道:“你应该体会不到这种暗恋的痛苦,毕竟你一直那么受欢迎。”
  大鹏拿着酒的手一顿,半醉的红孩儿也没注意到他神色的变化,和桌上的酒开始了新一轮的搏斗。
  盯着手中冒着冷气的啤酒发了会儿呆,大鹏仰起头将剩余酒液灌入喉中。
  他不是不懂暗恋一个人的痛苦,相反他的体会比红孩儿更加深刻,因为他暗恋的人已经有喜欢的人了。
  
  那年的非都格外的热,热的可以把人烤化了,可他却被狮妹强行从空调房里拉出来浪,说是要庆祝白象从高中刑满释放。
  从没喝过酒的大鹏很快就败下阵来,用手遮住眼睛,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。夏季微风带来阵阵热浪,让本就不清醒的精神变得更加疲惫,迷迷糊糊间仿佛听到了这样一段对话:
  “大哥,你高中三年到底有没有……嗝!……到底有没有喜欢的人?”狮妹打着酒嗝,道:“反正你都毕业了,就告诉我呗,我这次真的不会说出去的!”
  这次白象没像往常一样用折扇敲着狮妹的头然后拒绝,而是难得有了沉默,片刻后发出一声轻笑,回答道:“有啊……”
  至于后面的对话,等第二日大鹏醒来后却是怎么都记不起来,而狮妹居然也一反常态的为白象守住了这个秘密。
  
  啤酒一罐接一罐地入肚,桌上堆起来的空罐也越来越多,在酒精的作用下,一些平时绝对说不出口的话也趁这时冒了出来。
  “我到底是哪根筋出了问题才会喜欢上你这个混蛋,不就是长的好一点、智商高一点、性格也还过的去……”
  “明明你都有喜欢的人了,为什么我还是喜欢你,真的是……丢死人了。”
  “啊啊啊!烦死了!”大鹏把手中已经空了的啤酒罐随手一扔,正要开下一罐的时候一只修长的手先他一步夺走了手中的酒。
  大鹏转过头,想说的话在看清身后人相貌的那一刻堵在了喉咙里。
  “鹏,好久不见。”白象脸上带着优雅的微笑,手上还拿着一罐还未开封的啤酒。
  

姓名:简鸩
性别:男
年龄:26
身高:173
背景:因为一场官司导致父亲一蹶不振,母亲也因此离开,后努力学习法律,成为律师后无一败诉。为了能接到更多不同类型的委托而加入vagrant协会。
外貌:黑发黑眼,戴黑框眼镜,接近眉毛的地方有一道两三厘米的疤痕,因为肤色白显得黑眼圈极其明显。
性格:冷漠无情,打官司时会情不自禁的有笑起来,对那种掌控全局,把别人逼上绝路的感觉有一种疯狂的迷恋,但和委托人交流时还算的上温和有礼。
工作:律师,有事的时候收集资料准备打官司,没事的时候待在事务所里看看书。
喜好:研究各种案列,试着从不同的方向找到突破口。
擅长:颠倒是非黑白,逃跑(保命技能?)
其他:假期到各地去品尝各式各样的美食,而且本人口味极重。
编号:CN061427
刺青位置:左腿大腿外侧